腾空

这么快,是我没有料到的,真的来了,却让我不能确定是否真的放下与过去

从我和父亲之间,我看到了一代人的失落与挣扎

从我们之间,我看到了家庭对孩子巨大的影响

那天晚上,我边颤抖边给老公说”35岁了我还在疗伤,人生已过半还没活成自己。我不希望因我们的不经意无形伤害到孩子,让他将来心里很苦,立世困难”

没遭遇过就无法体会,独立疗伤的日子是如何一分一秒,一年一日的度过,我只记得这8年来,每当车骑的最快时,眼泪会飞出来,飞出多少,痛就重现多少

而今我也经常会流泪,可是神奇的是,流出多少,带走多少,以至于最近都不知道眼泪是流干了,还是没东西触碰了

没眼泪的日子或许有一丝不适,但心中腾出大片地方,几乎扫落干净,我会深情的邀请我的老公,孩子,朋友入住

做自己,当妈妈,做妻子,当挚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