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释然

看到途中,我给冰发了一句话”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当这一切已不再是一个人的秘密,而是生命轨迹的时候,我才觉得一切并不是苦和难,它们只是美好生活的前奏。”

书中同样有句话”以女儿的角度对待父母,那个受伤的孩子还是偶尔会出现,但是长大成人之后,目光渐渐转成平视,平视另一个脆弱的成人,宽容对待他人无出路时的选择。”

这24年来,我从未停止过对父亲的反抗,憎恨,鄙视。。。越是这样,越发现他留在我身上的烙印很深

看完了冰送的《迟来的告白》,世间竟然有如此类似心境的朋友,就像另外一个我。陪这位朋友走完她的30年,此刻的我竟然也想回头看看

父亲对母亲经常拳脚相加。虽然他是孝子,虽然他是大学生,虽然他有着体面的工作,在我眼里就是一个混蛋。当我终于走到和他一样的生命长度,彷佛看到一个热气腾腾的青年满怀期待,跨出校门的那刻,等他的却是冷冰冰的包办婚姻。他默默地把孝心留给父母,把侠义留给妻子,自己剩下的只有无争。起初的侠义,在时间中慢慢流失,剩下的就是本质上的丑陋,正如书中所说”当男性完全可以主宰家中女性,就会轻易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找到替罪羊,诱发人性最坏的一面”

11年后,他把责任给了陌生的,青春期的女儿。在毫无父女情可言的生活中,某刻责任已不在,父女已不再,只是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正在发育的女孩,空气中弥漫的只是荷尔蒙,默默的一切两者自知。那个夜晚,我痛恨过母亲的”不问和责骂”,我在父亲去洗手间自我解决的空隙,一溜烟跑到客厅蜷缩在母亲的背后,一米的单人床因我吱吱作响吵醒了粗枝大叶的母亲。她责骂我,但我只想躲着,躲着

盛夏某天午睡,突然惊醒,他的手凝固在我的大腿上(从此我不再睡午觉,不再摆大字,加紧双腿睡觉的习惯就从那刻开始);晚上,即使有空调,空气仍然粘稠,一家人铺好凉席准备席地而卧,我预感他拿着枕头朝我走来,瞬间我跳到哥哥和沙发之间躺下,同时将自己膨胀不留一丝缝隙,不留。。。而母亲又开始嘟囔(我和哥哥都处在青春期,我懂,可是她到底知道什么,知道什么)。童年虽然没有和哥哥一起度过,可他的背永远是可靠的,安全的(我感激11岁时有他,虽然他什么也不知道)

记得洗完澡我一出来就滑倒了,正在看电视的哥哥和父亲,立马冲过来抱我,他竟然双手准确的抱到我胸部,哥哥抱我腿,我一挣扎差点把哥哥踢出去,他诧异我莫名其妙的愤怒,至今好痛很那双手的感觉,挥散不去

一到晚上,听见他的脚步声,我立刻惊醒,用被子把自己包好,虽然从此再也没发生过什么,可这根神经一绷就是20几年

高三,每晚都来接我,可我从未感激过,从未。每次从车上下来都是我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没有一句话。在这个家里只有我不害怕他,只有我和他大吵。哥哥一直不明白我哪里来的勇气

当我终于要走出这个家的时候,无比舒畅,无比。。。09年的某天晚上,他仰躺在沙发上,感叹我是他成功的作品,那刻的我就冲他吼了”我自己不努力,你以为我能到这”,”没有我,你能有今天”他突然像狮子一样咬牙切齿,我真的好想把这句话狠狠地扔给他到他脸上

而今想起还是有一丝丝的愤怒,但我可以回头,回头去看,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我一直想把一切抠掉,抠掉。我恨他们为什么把我接回来,让我不再快乐

在我快生一一的某天,又是夏天,妈妈手受伤,而他又只顾自己去锻炼身体了,当他进门的那刻,我把妈妈的埋怨,我的愤怒砸向了他,他突然跪下”我对不起你,我都不知道我跑来干什么”我没有诧异,这一跪我等了很多年,很多年,觉得这是他欠我的,只留给他一个漠视的背影。母亲惊讶不小,我心想谁能知道我们之间为何如此像仇人,谁能知道一个人承担20年的滋味

母亲经常说你别看你爸爸厉害,经常骂你其实是很惦记你,我心想我不上大学不在上海他惦记鬼吧。我不就是一个能证明他教子有方的证据而已

而今父亲他已低到尘埃,打扫卫生做饭,带孩子。他在做什么?在让自己心安。我也能陪他聊天,聊的是他小时候,从不聊我小时候。其实无数次我想过要和他当面对质,可如今的我已不再想,白发苍苍,我还要怎样

不是人品的问题,是遭遇,是那个年代。我问过,给他一次选择,他说了很多期待。想想自己,相同的年纪,我也期待自己有份毫无遗憾的爱情,有个温暖的家,有自己爱护有加的孩子,当我有遗憾时才真正理解了他的遗憾,痛彻心扉

我选择原谅他,也真的愿意原谅他,青春期的敏感让很多事情烙印太深,其实并没有实质的伤害,只是从那刻选择性注意,遭遇过太多骚扰,高中的公交车上,上学的路上,工作后的公交车上,到第一个男朋友,接连不断。当我遇到老公,他的善良,尤其他身上的安全感,让我默默愿意靠近他,也让我慢慢的,慢慢的,直到今天,看到异性的好,一路,风雨兼程

我以前觉得只有他闭上眼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是我们了断的时刻。如今,我不想给他难堪,就这样默默过去吧,一切随风,不再回首。有老公,有孩子,有朋友,家人健康,还要什么,剩下的就是活好自己

就此别过,就此别过,一切

Ps:感恩节的礼物《迟到的告白》,冰用一本书化解了我与原生家庭的恩怨,清空了我的仇恨。反而从中认真对待我的家庭,我的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