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

总觉得自己病了好久好久,今天看到一句话”不是人病了,是态度病了”

 

(一)

冰告诉我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告诉别人的(我懂她是在保护我,并不知道我是在求救)

人常说婚姻是第二次生命,所以我最初把希望寄托在婚姻上,可是一个人的婚姻和一个人没太大的区别,就这样我独自有又病了9年(其实明白什么都应靠自己,可真的无能为力)

大约去年的此时认识了冰,只是在年初的几月,我们约在Zoo coffee,我告诉了她十年。我也并不知道为何要如此,只是觉得很安心,袒露瞬间流出。时隔大半年,孩子病,我垮,一切都被冰及时接住。恰逢生日(如此重要的一天,我竟然一无所知,不知所措,无法言语),深夜冰说第一次我们聊的这么坦白(情感,界限,底线)(这一晚冥冥之中竟然成了分水岭)

(二)

第二天不知何去何从的我,莫名去了Katharine Grosse的展览《呢喃的泥土》,在这里,我竟然看到了一切:有身为细胞的温暖;有夏日童年的欢悦;有了默然不知的分离(整整三年的泪流满面);有密密的隔网(我对父母的爱和依赖永远天隔一方);有留下的自己和远去的她们;有阿里的苍茫;有生命中不堪的痕迹;有大雨淹没的独我;有她走后溃败疲软的自己(第二次默然不知的分离);有坐在那里等待SOS的背影;有绚丽的冰,终于看到了阳光,我心里泪流满面

我看到了凤凰磐涅

我看到了过往如同一个个噩魔竖在我面前,被它们包围,我呆立,待着,待着,竟然没有了恐惧,没有了害怕

(三个场景的展览我看了不知多久,好似是重新走过前半生,一一挥挥手。后来我庆幸是和冰深聊后去看此展)

(三)

紧接老公周末回家,从未有过的聊天,从未有过的放松,开心,从未有过对他的喜欢和爱恋,此刻我找到了家该有的幸福,好似我的第二生命开始了,虽然晚到了9年

(四)

周一早上冰发了一首《需要人陪》,她说她哭了,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在爱情中她是那么幸福的一个人怎么会。。。当我打开听了几句同时看到微信中她说“哭是因为瞬间觉得在写我”,我一下子泪奔,歌的确是在写我,写的是过去10年的我,而我崩是因为她对我的挂念

朋友其实是最纯洁最美好的关系,自然应有美好的存在,可我带给她的都是苦,是诉求,是求救,没有给她朋友间该有的快乐,她却说不觉得,也许这就是成人之间的情谊,更多的是互帮互衬

 

回头想想,婚前那晚给老公的坦白,也许是我第一次的求救,只是我们彼此都还没读懂;第一次和冰聊,是我第二次求救,因为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强大,我潜意识觉得她可以救我(其实当时我也不明白),没想到她真的拉住了我,深渊从此不在

出来真好,谢谢你和你。人生最重要的无非就是家庭和友情,除此就是自己

谢谢你们都在,明天是感恩节,感恩在35岁时可以重新来过,11岁走到35岁,也许我不再需要24年了,也许2.4年,也许已经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