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

D来了,脸上少了强势,多了柔和
没有哭诉,只说累了,和我坐坐
人渣二字无法抚慰她的疲惫

她觉得她没有经营自己的婚姻
她觉得分离带给孩子太多的伤害
她觉得自己没有了分量

她没有了她的故事,她是谁
(故事的主人公是谁,实则不是她本人)

她说了男女在生活中的不对等性
男人在外,他的价值对应职场,伙伴
男人在内,他的价值对应家庭
一对多

全职妈妈在外,她毫无价值
全职妈妈在内,她的价值对应家庭(丈夫是天,孩子是心)
一对一

生活的突变
丈夫说爱上别人了,他的价值依旧一对多
全职妈妈一对零,价值丧失,身份破裂

她说男女要平等
生活的初期男人打拼创造物质,付出了很多
生活的中期女人经营维护感情,家庭,付出很多
这是应当的,这就是平等(我觉得只是平等的付出)

而我内心的男女平等
物质上男女都可以打拼,虽然数目不同,付出确实等同
亦或男人在外打拼,女人安定后方,是给了他自由,给了他机会去打拼,这里付出不同,性质相同
家庭,感情上男女都需要维护,虽然时间多少不同,心却等同
这就是我的男女平等

她一再强调经营
我同意,前提是两人都需要担当和责任
这是本质,若缺乏,婚姻就只是空壳
一个男人没有责任和担当,这个天也就是浮云,没有支撑力
只是女人的仰视,把它虚幻成了天
一个女人没有责任和担当,这个地也就是沼泽,没有根基
只是男人平视,把他它想作平坦大道
再经营,虚虚的外壳能撑多久

我在意的是内心的共频
尽量靠近,趋于合为一体
各尽其责,看似分担,却如同分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