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

我的快乐

我从来都不畏惧班上的霸王男

冬天里吃“大火炬”冰淇凌(其实是私自贪污了补习费用25元)

床底下有个大箱:里面有数不尽的柿子饼(到现在都是我的最爱)

喝着芒果汁(北方人的稀缺物),有喝不完的高乐高,夏天用它冻冰棒(我妈到现在都很后悔说我和哥的胃不好都怪冰棒吃的,她当时都没阻拦。我想说的是那是我们仅有的快乐之一。想想对于孩子的某些喜好,我们真的要理性的去阻止吗?)

 

我的兴奋

五音不全,不想考音乐。音乐老师和我商量后放我一马(老师的笑容好甜,她的女儿却一点也不像)

我喜欢我的历史老师,自荐成了历史课代表(我的老师长的有点像北京人,但就是喜欢她)

 

我的好奇

历史老师的老公长什么样(上大学回家在路上碰到老师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直盯着我看,我也在看她,却没喊出一声)

我们的政治老师超美,后来听说去了北京跟随她老公了,她到底去哪了(记得老师穿旗袍,叉开在大腿上,一进教室男生都吹口哨了,老师说声音小点,课间时我都在楼下的操场上走了好几圈了,你们还没适应?好可爱的老师)

王媛从初中就谈恋爱,到考试才复习,每次考试都在前五,怎么做到的(她天天放学后坐在张的山地车横梁上,两人在门口聊天,我妈在凉台的厨房里边走饭边说她学坏了。我一直坚持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原来妈说的是早恋,?)

我的幻想

我长大了就没人骂我了(天天就是骂骂骂,受不了了)

我的恐惧

晚上有我爸走来的声音(到现在睡觉都比较浅。家人在我睡觉后走路像做贼,我妈晚上都不敢出来上洗手间。家人为了我的睡眠很是辛苦。最近我明白了光靠家人的忍让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开始自己心理暗示,让自己走过这个心理阴影)

我的愤怒

我写作业我爸把手放我大腿上,我睡醒我爸也在摸我大腿,所以我的睡觉姿势想来都是左脚放在右脚上夹紧。我爸和我妈说我和他睡觉的姿势一模一样,听了我更生气,更鄙视他(靓给我做过OH卡,正值青春期我爸爱的方式让我误解,要么就当街边的猥琐男,的确心理好过了太多。但是还缺面对面的和解)

高中每次放学回家时乘公交车,总是被咸猪手占便宜。(我不明白那时的我怎么就不知道明摆着反抗呢,只是躲)

高三的我还不知道穿内衣。有个夏天的早晨,刚走到步行街,有个龌龊男骑自行车到我身边,边向我胸部伸手边说“没穿胸罩啊”,我秒闪,很霸气的骂了他一声,他走了,(但是我的眼里留下了可恶的背影)

我的悲伤

其实我很优秀,但从来没有肯定和表扬(夸了就骄傲,?)

不骂我也许我学的会更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