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

昨晚看到一段话“本以为一群聪明的人,能更聪明,但每个人都要求人人平等,谁也不屈从于他人的领导,导致互相内损。所以最好的搭档是一个聪明的人和一个傻子。”

“为何要求迟钝的人?”这个困惑已久的问题,此刻恍然有了答案。

再说到当下,我本去留无意,一出又一出,莫名的被推上了浪尖。此浪尖并非背后的标签与评价,而是软刀。原本亲近,善良,承诺多多,充满情怀的人竟然是那把真正的刀。

丁问我遭遇了什么,我都有点苦笑,我没有遭遇什么,我只是没头没脑的,一股热情陷入了混沌。

敏感带给我的警觉性让我将言语洪流前后理顺:人的奴性,人的懦弱,人的腹黑,竟然这么淋漓尽致。

随风去吧,我仍要做我自己,但不是事事都冲锋陷阵的那个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