髓鞘

早上细读感统,对面一位高个的小学生问我怎么那么冷,看着他那麻杆的体型,我只能建议他去二楼,会舒服点。他答谢并喃喃自语”算了,做完这些题“,直到我吃午餐他一直在学习从未离开。

作为成年人,不得不佩服这个孩子的定力,号称认真的我,每一小时都要起身,其实不太明白是髓鞘的漏电,还是身体能量不足,亦或心里有意识在”适度”调节身体?再看看对面的五六位成人,起起坐坐,翻翻睡睡,这个孩子更加突显,廉价的服饰内藏了个感统非常好的灵魂(他的身后必有不错的父母)。

说到髓鞘化不良,平常的表现就是注意力不集中。那天讨伐我的母亲,“以后对孩子不要再打扰他,玩的时候就专心,你把吃的放桌上,什么时候吃由孩子自己决定。”不以为然的眼神扫了我一眼。记得每次夜读,她都默默在我身后伸出一盘水果,不知甜味,只有那刻骨铭心的魂飞魄散。其实这种“关心式的打扰”估计大多数”幸福的孩子”都经历过,包括作为咨询师的Kop老师,也道了一杯一样的苦水。

孩子每完成一次髓鞘化至少需要15分钟,也就是说孩子的每次专注,15分钟内最好不要打扰,这样神经通道就比较牢固,电流畅通无阻。否则,神经电流就易流失(俗称漏电),容易被干扰。

孩子是需要父母静静的陪伴,静静的。

PS:我想说的是“听觉敏感也易被干扰。”(我的听力敏感不是未经产道挤压的缘故,而是上学时监听老爸回家的脚步声而练就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