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地平线

在建军节前一天,抵达心往已久的迪士尼。漆黑的岩洞,疯狂的矿车,急速的漂流,都不在话下。午后的项目,飞越地平线,却成了我的瓶颈,被卡住了。

急速向下,失重;飞跃高峰,恐高。只有闻到草味,看到大象,看到埃菲尔铁塔,看到东方明珠,贴近现实,才能正视。飞越地平线这么著名的游戏,尽然在我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结束,爸爸和妈妈惊叹连连,我却无法共情。这种无言其实源于视觉空间感不良。

视觉空间感不足的人,空间推演能力,视觉的预测能力,视觉扩展能力都比较弱,现实中的表现基本是恐高,晕车,迷路等。视觉移动感觉很晕,是对所经过环境的各种图像的固定位置和距离,不能准确感知和掌握,就有种不可控感。视觉空间感,是我们最大的依赖。这和前庭的发展有关,而前庭的发展和触觉也有关系。其实追溯,亦或通俗的讲都和幼时的发展有关。

已为人父为人母,孩子咬东西,吃手,摸东西,爬,自己探索,都顺其自然最好(安全,干净自然要多费心)。用行话讲就是要注意维护孩子的“成长敏感期”。这期间过于阻碍,强迫,结果就不尽人意了,所谓“强迫的孩子长的不周正(强扭的瓜不甜。)”。在教育这条路上,有能量的父母摸索,没有能量的父母将孩子沉于自己的负性情绪中。经过一代一代人的经验总结,得出很多科学方式,譬如感统训练。

现在的我们,“和孩子一起成长”,边学习合适的方式边陪着孩子慢慢长大,努力对得起“父母”这两个字,让我的孩子将来顺利飞越地平线,飞越火星。(真实的玩笑,责任重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