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控

从11岁,父权就将我压制在塔下。犹如张悦然所言“父权是一堵墙,试图打破,又或试图从上面翻过。当我们长大了,他软弱了,坍塌了。”为人母的我以为终于可翻身了,可谁知,另一高塔又崛起了。

曾经软弱的母亲,越老越尖锐,说话要小心,做事要按她心思,一不小心就踩到地雷,一辈子的帐我必须全部买单。热饭热汤,但都是“她心里觉得好的”;一条无关乎她的微信,引发一顿大闹;哥不发照片,不问候,就满嘴污语向邻居诉苦;旁人一个眼神她能纠结几天;母亲的辛劳我能体谅,但要我“事事听从”作为回报,在我心里就如同骇人的交易。本来父母在孩子心里就是安全的港湾,而在我这里,是个辛劳的黑洞。

仔细剖析,问题在于“认知”,它就像一道筛盘,认知的放行,不认识的挡回。这一筛,A面目全非,C也就不是该有的结果了。我边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复。每个人的认知都是不同的,内容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不同,且母亲的认知根深蒂固的,无法通过说理去理顺。

学了心理学,我还是无法去解决。洪涝般的负能量,充斥耳旁时,理论就是纸上谈兵,苍白无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