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

张末,ZY,好相似啊。“当你面对18岁的自己时,你想说些什么?你后悔过吗?想重新来过吗?怎么来过?”张末在询问自己的时候也在问每个人。

ZY每天下完晚自习,都让我站在宿舍楼下的高台阶上(因为我们的身高有超级落差),抱着我的腰,脸贴着我的肚皮“好舒服”,看着小眼睛,很开心的样子。我也开心,只是呆呆的,任由TA就这么抱着我直到最后一班车,撒腿就跑。有次,带我到TA宿舍,室友不在,我们俩聊些什么并不记得,只记得我们站在床边,TA后退时一不小心倒在床上,被拉着的我像古偌米牌一样顺势倒在TA身上,因惊讶张大嘴的我们瞬间贴面,大门牙相撞,那刻的坚韧,至今记忆犹新。但当时的我只担心随时从TA圆滚滚的身上掉下来。呆傻的我并不知道吻是什么,所以18岁也就没有初吻,只有门牙相撞。

每天TA掐着点在门口和我汇合。TA要求我一直要穿浅蓝色的短袖和浅蓝色的衬衣。我照做,晚上洗了白天穿,大约夏天一直都这样,把我妈气的,嫌我不换衣服。(她哪里知道,权威没有同伴重要)就这么固执地听从着ZY给我的一切安排。晚自习拉我爬上学校后面的小山,让我坐在TA腿上,一直抱着直到山下的急促的下课铃声响起,黑漆漆的,半山腰碰到两人(现在明了那是一对情侣),像见鬼了,尖叫着冲刺进了进教室。欢笑充斥了整个高三,一切结束在高考结束的那天。考完,TA一个人却早走了,留下了我和其他同学。

看似都结束了,但机缘巧合。大二开学那天,在火车站碰到了TA,说在等校车。当时的我没有惊讶和惊喜(好似阿姨在,匆忙中简单聊了几句)。再之后和B一起去临潼吃饭的路上,迎面碰到了独自一人,但满脸飞扬的TA。当时没反应过来,擦身而过后,心里有个声音在喊 “ZY!!!!”,TA并没回头,我也没去追。后来不知隔了多久,我跑到隔壁学校去找TA,可不容许外校学生进去。一墙之隔的我们~

该结束了,却仍没有。有天突然和ZY电话,得知TA在上海,(那时我已经和老公(当时的男友)一起了),我好开心,记得老公在做饭,我就在厨房门口和ZY聊。但现实却非如此,加了QQ,TA说话总是躲闪,我都不明白,算了。现在的TA依旧在上海,离我不远,却也很远。

我的18岁,就一个标志——ZY。我想对TA说什么呢?我想说我真的好呆,发育太太太迟滞,爱情在面前,却没有认出来;后来明了,却物是人非。对此,我曾经后悔过,在高三最重要的一年,我将自己的所有精力交付给了TA而不是高考复习,却换来结局是不言不语(但那也只是一段时间)。后来听同学说TA又复读了,在我开心过着新奇的大学生活时,TA还在深夜苦战。TA的不言不语也许是埋怨我出现的时机不对,让TA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对现在的TA,我想说15年过去了,谢谢你陪我走过青葱的18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