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在路上

上周小米发了一封北京房屋出租的帖子,我转发给同在北京的Maning,没想到一个普通的关心引起了一周的不安。。。

她是这样回复我的“。。。她下半年要带孩子回去。。。”(谈到了”鸡头凤尾“的份上,没法继续了,朋友的关心是有限度的)。毛毛和我家一一同龄,我面对是上公立还是上价格不菲的蒙梭利特,她面临的是离开北京回到原点。我原本以为我是牺牲型的妈妈,和她相比,我却不是。(当然这和经济压力有关,说到这,我要狠狠地感谢一下老公,让我避免一些痛苦的择决)。

我和Maning都身处一线城市,面临的事情大致相同:立足,扎根,成就,终归要的是归属。在马斯洛的需要层论上,归属当位第三,缺失性的需要。它如同生理需求一般的“不可缺失”(没有实现缺失,就不能自我实现,是真的吗?)。归属感,我自然是渴求的。家庭的部分,房子带来的稳定感是归属的一部分,感情我身在其中还不知所然,时间会告诉我这个当局者。在自身的发展上,这是我内心想走,渴望走成功的路。“用他们的眼睛去看世界,穿他们的鞋去走他们的路”(虽然这是人本对来访者的说法:没有人能真正的去理解别人,除非前面所言)。我想去领会他们的精髓,自然更期待的是有我自己独特的视角。就是想想,嘴角也会禁不住上扬。

对于归属,我想说的是,我在路上。。。。。。(调侃一下:不是周美珍老师说的“在路上”)

PS:对于归属,上面只是简单从我个人而言所谈的爱的归属和成就的归属。归属,当然是一个综合的文化心理:

上学了,就是学校归属感(Goodenow1993):学生在学校的环境中得到老师同学的接受,尊重和支持的感觉;有了朋友,就有了友情,有了属于自己的同心圆;有了伴侣,就有了爱情的归属,如同梁咏琪在《归属感》中唱的“你臂弯,爱本身就是指南”;有了工作,就有了集体的归属;走出国门,就有了国家的归属。(警钟:归属感低是一个人陷入抑郁的重要指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