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忠诚

“戴戒指啦!”J拉起我的手指,类似惊讶的口气。“记得你以前没戴过。”她又说道。我一下子不好意思 “情人节嘛,戴着纪念一下。”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何又戴了起来,只是情人节刚过,也就唐塞一下。(这叫心理防御机制中的“合理化”吧)

情人节,我的小情人一一陪我开心且实在得度过了这特殊的24小时。给老公买个杯子(所需,因他刚丢了上“一辈子”,这一辈子当然还得我负责)。闷骚的我还是渴望现实的浪漫,可他忙啊,忙啊。话说结婚这几年他早就练就了我的独立,大部分的节日都是自己买礼物把自己搞定,把他搞定,把小情人搞定。第二日,睁眼看到夜间他发来的520大洋,且算圆满又度过了一个所谓的节日。早就不奢求婚姻外表的甜蜜,只能把基地打实,安稳中陪着一一长大。

记得我的戒指还是老公借钱买的(事后知道的,其实我也没自责过当初自己强烈要求买戒指。)。算算买来也5,6年了,自从有了小一一,它就被密封起来了(钻石虽美,也会划伤我的小宝宝)。为何又戴起来?前两天的一个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我好似突然明白了。

既然已和心理学结缘,也就不怕剖析自己——这也是做“心理人”的第一必修课。我承认我一直没能从刻骨铭心中走出来,这也许就是每个人心里的那道坎吧。

“文革中那些人为什么。。。”(我记得应该是在讲“从众”吧)有个声音从教室的后方传了过来。转头,下午的阳光正好撒在她的身上,温和而安静。。。(这是后来回想的,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只是觉得,哦,又一美女)。

那天上完异常,和王老师聊完,就自然的出门回家,“等等我,我怕一个人”,刚跨出就听见一个依赖的声音传来,我下意识停了下来,虽然不熟,但猫一样的女孩子我身边从来就没缺过,自己的胸怀被培养的如同雄性。

小雨飘洒,J叫车捎我到地铁站口,在车上我们加了微信要发红包给她,我要弥补我不能占便宜的道德感。“Heidi?!我的一个同事也叫Heidi。”“熟悉了好记。”我回复道。“我们以后就互相介绍好书”这就是我们之间一开始的定位”书友“,我一直稳打稳实得在这个划定的圈里。

有天早晨,J让我给她和混血美女占座位,占好,我自然就坐第一排,在别处。(潜意识的声音:因为海德的人际关系平衡定律,我不能和她们坐一起,我面对的是一正一负,不平衡,自然就不安,不安就得解除,太麻烦,干脆利索不参乎。) 踩着9点准点她来了。”你坐这?!“她很惊讶的说,”你想坐这也行啊,坐桌子上吧“我调侃了一下(幽默自然也是心里防御)。她边说边掏出巧克力,(算是她上次道歉+这次的感谢吧),没有推辞。”这是我早餐啊“(熟悉与否的尴尬)。

下午和丁第一次一起回家,也一前一后和她一起了,馋猫们要吃面包,陪去。坐一旁等两个满眼都是面包的人结账。

次周上完课,一起回家,要吃臭豆腐,陪去蹭吃,要买面包,陪去,”你要不要吃?“她拿着服务员给的小面包条,”不要啦,你吃吧。”“你怎么不买,很好吃的”,“太干了,要是肉我就不拒绝”。望望柜台里冒着冷气的芒果汁“我渴“。“那买个喝吧”,“凉”(真心凉,自从我怀了一一的那刻起,我就没碰过冷饮,慢慢成了习惯)。她付款时从旁边拿了一叠餐纸给我”你咳了好几次,拿着路上用。” 默默收下,往出口走,突然看见她在接大麦茶,“我也要”,“就是接给你的”。温暖拉进了我,不是我们。

“你留长头发吧,脸小小的,长的多好,不像我,大脸”。大脸!!!——好熟悉的一个词,B当时也说她是大脸。在地铁上,仔细看看,还真有几分相似“大脸(其实不大),温和”。

处女座!我下意识后退了。我觉得我是栽在”完美主义”的面前,我不能一个坑跳两次。(后来证实她不是,万幸)

丁和我又一起回家,(J去了北京和男朋友自个温习性别差异去了),“你很喜欢J”,“也不是喜欢,她和我的一个朋友特别像,熟悉感产生好感吧(Cris讲这也就是”移情“)。不过也就再见几次,考完试就拜拜了”。“不会吧”,丁很诧异。“要不怎样啊”(我就是这么想的,不想和完美主义的人走的太近,不完美的我没办法去应对,况且也不可能栽进去,栽进去的是十年前的我。人所谓七年全身细胞换一遍,也就是说我已投胎换骨啰)

每次和丁一起,她爽朗,大声地讲她的育儿经。看着她自信的笑容,很好。君子之交淡如水,说不定我和丁以后还能成为像小关一样的朋友。我和J就算了,这就是我再戴起戒指的原因。(我终于触摸到了我的潜意识,我是一个对感情要求圆满的一个人。我自然也不会也不愿去打破我现在的圆满,所以我戴起了我的戒指,戴上了我的忠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