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期的心理防御

无论我们成年亦或幼小,都会本能地保护自己——这也就是弗罗伊德所言的“心理防御”。防御机制有很多种:否认,合理化,转移,压抑,反向等等。

记得大学考专四,自信满满的我却名落中山,郁闷得无法言语。直到今天也从未承认过“56分”就是我的水平,否认的心理防御,让我保护好了自己的自信心。

成绩出来后,思索了很久下定决定和HG断交去认真学习,觉得天天和TA玩影响了学习(失败进行合理化)。同时,记得某天舍友Ping从男朋友那搬来一台小电视机,白天晚上TA在跟播什么电视剧,其实是关掉声音的。但是晚上,屏幕更换画面时的闪光不停在激怒着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直到昨天,详细研究了心理防御机制后,才发现那是我对考试失败,对自己的失望,转移到了HG,Ping身上。(外归因,伤表不伤里)

话说当时要和HG分开,她闹得特别厉害,跳楼梯,打自己打我,最终分开了(HG,你是攻击性人格吧)。当时伤害的细节我如今已记不清楚,这个不清楚究竟是真正的遗忘,还是对伤害的压抑。我没有办法去探究,如果哪天一点点冒出来,也就明白了那是压抑。如果永远没有,那也许就是遗忘了。

之后也因为她的报复心理让我有所恐惧,虽然内心很关心TA,但平时我们从不接触。我开始中午不回宿舍午休在教室里看书,也是有意避开。现在想想,是不是一种反向形成?(不确定)

离开学校整正10年了,大学里的很多事情让我心存内疚。今年国庆预约了全班10年聚会,我个人而言,是想多舍友好好说声“对不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