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激-印度篇

记得去印度,第二天撒红节就被人咔油,真的是太佩服这个性欲横流的国家(性压抑,性爆发,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小小伤害,自然也会有些应激反应。

记得在新德里的第二天,我独自出门大约100米,迎面来了一群青年,身体五颜六色的,加上黑皮肤,有点不清不楚的恐惧。,眼看他们不假思索把五颜六色的手伸向我,”NO!!”,特别严厉。群体的压力当时让我的直觉反应就是拒绝!离开!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事后还是心里有点紧张就返回酒店整天未出门。而不是像前面那两位金发美女”在嬉闹“中被包裹在人群中,互抹彩粉直到我离开也未结束。

在金奈,遇事当下,怒吼,“FUCK(中文)”就脱口而出。他瞬时仓惶而逃,那摩托车歪歪扭扭,衷心希望他摔倒,可惜消失了。回到住处,晚上洗澡时我才开始后怕,真的是害怕,水放到最大,大哭了一场。这是我应激中最强烈的反应了。我都是事后反应,遇事都比较镇定(其实已经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依旧树立着)

眼看靠着自己的坚强走完了印度,但在最文明,最发达的城市遭受到心灵的冲击,也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自然也没什么阴影,(这就是急性应激的特点)。目前还是期待某天能走完印度的东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