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永恒

在我们出生之前,不知经历过多少世代,但我们绝不会对它悲伤。那么,死后的非存在,又有多少值得悲伤?我们的存在不过是漫长无阻的生存之一。一刹那间,死后和生前并无不同,因此大可不必痛苦难耐,应如伏尔泰所言“生固可喜,但’无’亦佳”。

这是华生在《人生得失》一书中对“生命永恒”而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