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

时光机随意将时间扯近扯远,它可任意在电影《花木兰》中穿梭。简略一二:

1.连理生根跨世纪。北魏大破柔然最显赫是在公元429年,若花木兰沙场报国自然出生在公元400~410年之间(花木兰虽为传奇但的确出自南北朝的《木兰辞》中)。而拓跋宏出生在公元467年,两人至少尽差半个世纪。这在古代相当一个人一生的时间长度。他们的爱情为何物?这难道是佛语中的“冥冥之中,为我缘而几经轮回的那个人”,没有轮回怎可相见相识呢?

2.打开了阴阳之界。拓跋宏的父皇拓跋弘在位不过6年,23岁驾崩,但影视中他却在40多岁返回世间给皇子与柔然公主赐婚。飞跃阴阳界是多少逝去人的心愿。活着的人渴望重新珍惜过往,逝去的人期待再生。时光机在此让献文帝代表我们畅通无阻。

3.功聚一人。拓跋(太武帝)大战柔然是元宏上数四代祖爷爷,拓跋宏(孝文帝)实行均田制(毒龙袭来,他被埋入黄土的暗喻),而剧中的元宏将所有功劳一并麾下。子孙光芒四射,祖辈流血流泪,这不也就如同当今的前台幕后吗?

在这飞驶的时代,我们无法返璞,就让Time Machine处处交织着我们美丽而虚幻的梦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Esquire by Matthew Buchanan.